黑龙江分社人物专访
首页人物专访
一个人24小时的别样坚守
2022年11月06日 11:04 | 来源:中新网黑龙江


  中新网黑龙江新闻11月6日电( 席凯)

  “感谢老林大哥,又来给我送水。”

  “别客气,小霍,用完了我再给你送。”

  11月5日10时42分,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江西村村民老林给正在看守道口的道口员霍庆顺送来了一大桶饮用水。

  今年49岁的霍庆顺是中国铁路哈尔滨局集团有限公司牡丹江工务段的一名道口员。受疫情影响,原本是四班倒的岗位,成为了他一个人24小时值守,今天是他连续值守的第6天。

  图佳线是连接吉林省和黑龙江省东部的重要铁路运输通道,霍庆顺看守的是这条线上的258公里道口,每天通过的火车多时能达到60多对,汽车七八百辆,由于是周围砂石厂、水泥厂、发电厂的必经之路,平时过重载汽车的次数要比其他道口频繁的多。

  “江西村整个村子大概有200多户,500多人,这个道口是进出村子的唯一通道,在这住的基本都是老人,经常一走一过都熟悉的很了。”霍庆顺说。

  在很多人眼中,铁路道口员是一个技术含量不高、简单而又乏味的岗位,但霍庆顺从不这么认为,“道口看守不仅要耐得住寂寞、更要守得住标准,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责任心,道口不出事则已,但凡出事儿就小不了。”

  霍庆顺每天都要用笤帚对道口进行清扫,无论春夏秋冬,无论严寒酷暑都能看到他在道口忙碌的身影。

  11时36分,附近发电厂的霍师傅给霍庆顺送来了包子和粥。“他一个人在这挺辛苦,有空我就过来给他送点吃的,说来也巧了,我俩都姓霍,精武大侠霍元甲的霍。”霍师傅自豪的说。

  “连续值守虽然累点,但心里是温暖的,村民们对我都很照顾,单位还定期给我送米、挂面、火腿肠、鸭蛋、面包等。”霍庆顺边说着边一件一件拿起来展示。

  霍庆顺拿起包子刚咬一口,“叮叮当、叮叮当……”道口报警器响了起来,霍庆顺放下手里的包子,拿起信号旗小跑着出去,向过往的机动车辆和行人喊话:“火车要到了,关闭道口了,大家伙注意安全!”霍庆顺挥动着手中的信号旗指挥着车辆和行人,关闭护栏、封闭道口、立岗接车,动作干净利落一气呵成。几分钟后,一趟火车呼啸而过,火车经过带起的风拍在他笔直的身板上,衣角随风摆动。

  接完车,霍庆顺抬起手贴到自己嘴边,边呼气边搓手,回到了道口房内,“今天又冷了一些,疫情回不去,厚的衣服也没带来。”说完又拿起刚才的包子吃了起来。

  “有时候刚热好饭菜,报警器就响了,等接完车,饭菜也不热了,索性就凉着吃了。”霍庆顺说,每天晚上的11时30分到第二天早上的5时30分是间休时间,他能趁着这个时候休息一会。为了保证道口安全,间休时道口要完全锁定封闭,夜间有汽车或行人通过时,无论几点多困他都要起床开杆放行。

  “最多的一晚上起来10多次,刚躺下眯一会就又得穿衣服起来开杆,最后干脆我就不脱衣服睡了。”霍庆顺憨憨的笑着。

  “现在是需要咱的时候,这时候不顶上来,都对不起咱这一身铁路制服。”刚说完话,对讲机中又传来预告信息。霍庆顺拿起对讲机和信号旗,再一次走出室外,疏导行人车辆、确认道口无异物……一整套检查后,霍庆顺以标准的站姿迎接着火车的到来,阳光下,他身上的铁路制服更耀眼了。(完)

【编辑:郭璨】

中新网黑龙江新闻官方微信:扫一扫,立即关注!

关注“中新网黑龙江新闻”,获取独家新闻资讯。
更多精彩请关注各大微博平台@中新网黑龙江新闻 。

中新社黑龙江分社团队
王晓丹
解培华
刘锡菊
史轶夫
戚欣茹
姜辉
王妮娜
王琳
孙汉仑
刘莎
王宁
郭璨
李香梅
郝雨
刘慧
张瀚元
高峰
(此排名不分先后)
##########
<l id='hHBBT'><samp></samp></l><listing id='pp'><ol></ol></listing>
<base id='iKhtZF'><i></i></base><code id='vn'><strong></strong></code>
    <option></option>
    <samp id='rxHOife'><u></u></samp><del id='YTgEC'><center></center></del>
    <label id='qEZLfZ'><tt></tt></label>
      <person id='SfIwjeQg'><nobr></nobr></person>